2021 年 9 月 27 日
做了乳房超音波檢查,完成了一半,繼續我執我見,終於有一天它流血了!

做了乳房超音波檢查,完成了一半,繼續我執我見,終於有一天它流血了!(3)

點閱: 211

因為要吃貴森森保健食品,必須有保險理賠才吃的起!問了我的保險員,她說,「佩珊老師,您要去醫院檢查,有病理切片報告書後,確定癌症,就可以辦理理賠了!」我的二張防癌保單都是1998年買,早已繳完保費,跟大家分享,買保險沒有何時買最便宜,只有當下就是最便宜!甚至請教保險員,有沒有聽說中部哪個醫生比較好?她說她們都有成立理賠關懷小組,一下子就提供了3-4個醫生名單給我!由於一個也不認識,選了離家裏近一點的林X醫院,安排2月初健康檢查及掛乳房外科門診。

詢問保險員當時,我的右手中指食指板機指嚴重的不得了,每天要跑二家中醫傷科,趁跟中醫師算還熟的當下,提出了一個問題。『醫師,您有沒有對乳房腫塊或者惡性腫瘤有治療經驗?』『沒有耶,如果腫塊或氣結,吃幾帖藥應該會見效,但是呢,如果是惡性腫瘤就比較麻煩,一定要切片才能斷定是不是惡性腫瘤,但是呢,什麼是惡性,就是很惡的細胞,一旦切片,它看到有人要對付它了,它就要想辦法生存,趕快轉移陣地』!蛤?那不就沒切沒事,一切就有事?如果是良性,不切也不會怎樣,如果惡性,切了反而移轉?想起我爸一直說「你媽當年要是不切,應該還會活著」

我的同學非常關心我,說「佩珊,我陪你去檢查,不要害怕,我順便幫你約好諮詢保健食品」,好吧!那天她真的在樓下等了我一早上,呵!搞笑了,原來健康檢查不可有陪病者!每一關的檢查都算快,唯有乳房超音波,有夠久的久的久!之間我還嘆了一口氣,操作的醫師還嚇一跳說『會痛嗎?』『不會,只是好久,好緊張』!最後一關的綜合問診,醫師說 『 有沒有什麼問題? 』 我說,『我今天是為了乳房有個腫塊來的』,『啊,那有沒有約門診?要再給專門醫師檢查』『有啊,明天』『好,那一定要來喔,還有!不用吃什麼保健食品喔!』(咦,醫師在說什麼!!!)

到了樓下,約略跟我同學瞄述了情況,她趕快打給朋友,三人一起擴音聊天,她說『我爸爸呢,早期確實是吃XXX保健食品,一個月要五萬多元,也痊癒了,但是呢,後來我們改吃另一種,一個月只要6千,效果也蠻好的!你要不要吃看看』咦,不用5萬,只要6千,我不用保險理賠也吃的起啊,那為何不來試一試呢?吃了看看效果如何啊,不然一切片,如果惡性就轉移,不就慘了!因此,當天我跟她取得了保健食品開始吃,隔天我就逃脫了門診!

開學前二天,我女兒飛去越南工作了,開始了她的南向事業!

離健檢的日子也有一段時間了,怎快20天都沒寄報告來!問一個曾經被某家私人地區醫院誤診的同事,她說「主任,要有事,早就打給你,叫你回醫院了!」哈,說的也是!再過10天,等不及了,打給醫院,說「剛要寄報告給你,你的乳房有結節,還是要來門診檢查喔」,哈,結節!網路一查,結節有很多原因,但沒說它到底是什麼東東!

接著繁忙的日子又開始了,做為一個主管,總是希望爭取經費來讓學生老師上課有個有境教氛圍環境,因此,規劃、設計、招標、工程進行大小事,主要窗口就是我,除了非得經過校長或其它主管一起研究開會的事以外,其餘『我說了算』,這其實是修行一個很大挑戰及缺點,我不喜歡別人老是干預,因為我是窗口,想改什麼或怎樣做應該要讓我知道吧!『我說了算』這事可用一個例子當作笑話一則,2014年搬家時,有七八幅白博文校長吳明晃校長送的字畫要掛在新家,我父親及妹妹總要等要我回家,讓我決定掛哪裹,離天花板、柱子多遠才可以進行釘釘子,否則他們先掛了,一定會重做!我的法王上師巴登洛德法王(亦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,於2015年往生)比我父親了解我,有次法王上師對著我父親說『你有比她厲害嗎?你以為你講的她就會聽喔』(我當時也在現場)!可見,我見之重到了何種程度!

再一個『我見』之例

女兒飛去越南後,我二個月夢到她二次,夢到她在越南發現被騙了,薪水不如她當初所想的,她很不高興的突然間回到台灣。醒了後,馬上LINE她,『你還好嗎?在越南快樂嗎?有沒有不開心?』『還好啊,怎麼了,你很想我回台灣喔?』(呃?果真,我把我的想法套在她身上了)

工程及其它學校事務持續進行者,有些事讓我悶在心裏,我也不想去了解及辯解!4月下旬,有一天身體美容師正在幫我舒通乳房結節時,突然間,她大叫一聲,『老師,它流血了!』她嚇壞了!『什麼流血了?』『你的乳頭流出血了!』『好好,別緊張!很多嗎?』『沒有,但還在流』!代誌大條了!我吃的保健食品看起來是沒效,還流血了!

真的要好好面對它了,我放下了嗎?

Facebook Comments